【2018大宗商品年报】
2017-12-26

▌  宏  观: 全球经济复苏,外强内弱


18年全球经济继续复苏,通胀温和上升。美国再次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动力源头带动全球经济继续复苏,特朗普税改与基建政策的逐步落地,进一步激发美国经济活力。欧洲国家经济继续复苏,整体增速略弱于17年;同时需要警惕民粹主义引发的政治风险。日本经济后发继续追赶,但由于能生动力较弱,过度依赖于出口,全年增速将不及17年。新兴经济体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全球经济复苏,经济增速稳步提升。

国内经济增速略放缓至6.5—6.7%。投资继续下行,基建投资相对平淡,政府的保障性住房投资对冲部分商品房下行的压力,而制造业投资受资金面压力增长乏力。消费保持平稳,对我国经济贡献率将稳步上升。出口增速略下滑,虽内外需仍然较强但整体边际减弱,预计进出口增速低于17年,主要变量还是看人民币汇率的走向。PPI回落CPI上升两者逐步收敛,全年通胀中枢上移至2%以上。


利率上,国内利率先升后降。利率向上、向下的空间都不大。汇率上,新兴市场货币>美元>日元>欧元>人民币。随着特朗普税改和基建政策的逐步推进,美国经济活力进一步加强美元优势相对较强;新兴市场进入复苏阶段,获国际资本青睐货币后发优势明显;日本经济逐步追赶,欧元区复苏动力较弱,中国经济进一步下行,人民币最弱。


大类资产配置策略方面:大类资产整体来看,股市>商品>债券>房地产。18年继续看好结构性牛市。关注三条投资主线:1)业绩好,估值偏低的行业龙头。2)国企改革和供给侧改革主题。3)估值低估,业绩优良的成长股;国债期货预计上半年下跌,下半年上涨;商品方面,原油>有色>黑色>农产品;房地产市场全年偏空。

风险因素:欧洲政治风险;美国基建政策遇阻;中东沙特反腐+内乱。



▌  沪  铜:多重周期嵌套下的铜价走向


一、全球宏观经济周期


当前全球经济正处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复苏阶段,2010年至2016年,全球经济增速由5.4%一路下滑至3.1%,2017年上半年,全球经济出现了显著复苏的迹象,无论是美国还是欧元区、日本与英国,还是其他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,经济增速均比较强劲。

二、中国经济周期偏弱


自全球金融危机发生至今,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,这一轮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时间跨度长达8年,目前看仍然处于长周期中的下行阶段。

三、铜的供需与库存周期


通常铜行业的投资周期在5-7年左右,对应于供需变化拐点形成往往也跨度在5-7年之间。从铜供需周期与价格变化来看,在经历了2011-2015年的过剩之后,2016-2017年全球铜的供需关系正在缓慢修复,2018年有望达到总体供需平衡的状况。


四、铜的金融周期

作为金融属性较强的大宗商品,全球金融市场的变化,特别是美元指数变化阶段性影响铜价格走势,铜未来的金融周期更多体现在美元周期上面。从历史上看,在加息以及缩表周期内,美元走势依然较强,对比上两次美元牛市时间,以往两次牛市有明显的“涨势放缓,时间拉长”的特点,按照此规律推论美元指数当前的牛市涨幅更加放缓,时间也会相应更长。但不管怎样美元指数的牛市已经持续六年时间,进入牛市后期的判断是大概率。

五、大宗商品的元素表周期

从基本金属在元素周期表内的分布来看,每个周期每个族都有类似的原子结构与特性,同一周期内,从右向左,金属性逐渐增强,非金属性逐渐增弱,由外向内,元素性质的递变规律和元素之间的内在联系都在发生作用。再对比6大基本金属与贵金属品种价格波动,可以看出品种间的强弱表现正由外圈向内圈传递,先是外圈的锌、铅、锡,再由铝向铜与镍传递,核心圈基本上涵盖了具有贵金属特征的四大品种,未来这四个品种应该是周期性走强的主要范围。

六、未来铜的价格周期演变

多重周期嵌套,以全球定价的铜价将维持外强内弱的多头市场格局。从价格周期来看,伦铜目前正处于80年代以来第5个价格变化周期,前四个周期谷底到下一个谷底的时间基本在5-8年时间,而谷底到谷峰的时间基本在2-3年时间,本轮新周期谷底从2016年1月份起,运行至当前共1.9年时间,未来有望延续1-2年时间,2017-2018年铜价重心将继续上移,单边大幅上涨可能性不大。基于对2018年铜供需基本面的整体判断及宏观环境,根据期铜近5年来的波动特征,取5年平均涨跌幅及波动率预测2018年沪铜与伦铜的价格区间如下表。从节奏上来看,2018年上半年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运行稳定增长,下半年短周期可能走弱,因此判断铜价走势为上半年偏强,下半年偏弱,整体价格中枢继续上移。


结论:2018年上半年宏观面提供安全边际,铜价底部将逐步抬高,寻找调整的低点做多为上半年主要的策略,消费企业在铜价50000-52000元区间加大买入保值力度。上游铜矿类企业2018年卖出保值点在65000元附近。

风险因素:

(1)流动性:以美联储为首的欧美央行超预期收紧货币政策。

(2)硬着陆:国内房地产泡沫释放,经济硬着陆下行,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。

(3)地缘政治:2018年欧洲也是多事之年,欧洲将经历德国、法国领导的欧盟改革以及意大利大选。德国不稳定的执政联盟、法国国内对改革的阻力以及意大利危机四伏的银行业债务给“欧洲振兴”带来挑战。



详细内容点击 

电子版 2018商品年报—大陆.pdf